美高梅手机直接登记

我发现了更多有叛逆倾向的巨蟹女人,她被李敖誉为台湾最聪明的女人

十一月 10th, 2019  |  美高梅手机直接登记

自我感觉腰线良好的才女胡紫微在最近的一篇博文《如何成为一名妖孽》中说了一句很伤广大师奶级女人的话:“没有腰线的女人是没有前途的女人。”还举了两个不甚搭界的例子:玉婆伊丽莎白泰勒和芙蓉姐姐。

她被李敖誉为台湾最聪明的女人,被陈水扁称作台湾最可怕的女人,纵横政治、媒体、金融、娱乐等诸多领域,是指点江山的美女政客,也是妙笔生花的文坛妖姬,作风大胆,特立独行。

巨蟹女人叛逆的真相在九大行星中,巨蟹受月亮的影响最大,月亮的阴晴圆缺让巨蟹女人情绪多变。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芙蓉姐姐会是巨蟹座,因为知道一点星座常识的人都晓得巨蟹女人是贤妻良母的典范。在贤妻良母这个词里,妻和母都是因为别人才产生的角色,再加上贤和良的修饰,巨蟹女人就更没有道理张扬自己。

陈文茜,台湾省知名人士,陈文茜1958年生于宜兰,在台中的外婆家长大。何家在台中富甲一方,外公何集璧曾参加过共产党,也参加过“二·二八”事件。1980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,自2005年起主持凤凰卫视“解码陈文茜”节目,与赵少康,李敖并称台湾三大名嘴。

摘要:
扁家弊案在台岛闹得沸沸扬扬,陈水扁与李登辉间的关系在案子中再度传出生变,李登辉在台湾政坛是什么地位?他会组第三势力?他到底亲近哪个政党?在凤凰卫视《解码陈文茜》节目中,陈文茜总结说,“除了女人党,李登辉什么党没加过?”
  节目访谈摘要如下:   陈文陈文茜专访:李登辉上太多床
什么党都加入过扁家弊案在台岛闹得沸沸扬扬,陈水扁与李登辉间的关系在案子中再度传出生变,李登辉在台湾政坛是什么地位?他会组第三势力?他到底亲近哪个政党?在凤凰卫视《解码陈文茜》节目中,陈文茜总结说,“除了女人党,李登辉什么党没加过?”
  节目访谈摘要如下:
  陈文茜:陈水扁坐牢了,但是无论任何场合,侦讯他的场合,法院的场合,他总是告发李登辉,他希望把李登辉拖下水,他会造成什么样的政治效应?另外怎么回头来看这一对很特别的政治伙伴?李登辉当年为什么要帮陈水扁一把,而今天又为何落到如此的下场?
  我们特别来访问跟这两个人都非常熟识的胡忠信胡大哥。胡大哥你怎么判断?为什么陈水扁他千方百计地拖李登辉下水?
  胡忠信: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嘛,陈水扁拖李登辉下场,就是让李登辉也被起诉,也被送法院。想想看,当两位卸任总统,就是像南韩卢泰愚、全斗焕一样,统统被起诉的时候,在台湾是不是有很大的震撼?而且两位都是本土的,都是台湾本地出生的,这是陈水扁的一个大谋略,逼唯一具有特赦权的马英九给他们两个特赦,所以他的意思说要死大家一起死,就是绑在一起,我陈水扁变哈马斯人都要绑在一起,我们两个引爆了,你马英九要给我们特赦。
  陈文茜:他知道马英九走的是“尊李”路线,对不对?
  胡忠信:马英九不是“尊李”,马英九知道台湾人的集体群意思,台湾人会说不要特赦,如果是这个状况的时候,马英九也会思考自己政权的稳定性,为了思考2012年,他一定会特赦,所以这一点被陈水扁看穿了。
  陈文茜:看穿了,所以你觉得他拖李登辉下水,可是李登辉,这几天我们听到的消息,他去找施明德,他也很积极的借助很多你我的好朋友,像杨宪宏先生,他希望建立一个新的政治联盟,他希望靠这个方法,让他的司法脱困,他已经八十几岁的老头子,他真的很在乎这个官司吗?胡大哥?
  胡忠信:两个层面,他关心一个台湾人的政权,台湾的意识的延续,就是他的理想面,现实面他当然会怕了。我刚刚说过了,再怎么抖棉被里都有灰尘,万一抖出来,因为“国安”密帐的确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,所以“国安”密帐他当然害怕,所以就像他过去在2001年主“台联党”,来跟陈水扁结盟一样,他现在要组织一个第三势力,或者来跟你马英九结盟,自保嘛。
  但是,一个87岁的人,他能产生多么大的能量,基本上年纪是不饶人的,这种我蛮不认同的。所以到了机要费案我是说,陈水扁的“父子情节”完全就是弗洛伊德缢父情节,杀死父亲的台湾版,诞生的创伤,儿子的反叛,父亲的报仇,他们之间的互动,为什么人家叫他“台湾之子”,不是这个意思啦,当《台湾之子》这本书写完以后。
  陈文茜:就是你写的,帮陈水扁写的这本书。
  胡忠信:对,那我跟陈水扁聊天说,就是送人也不要给李登辉,他说有道理,他说怎么提?我想半天说你就提“民主之父”,我就拿去给赖国洲,李登辉的女婿,再交给李登辉。那李登辉当然龙心大悦嘛,那时候2000年“大选”,最紧绷的时候,所以我心里非常了解,李登辉是希望连战当选,那么第二胜位那就是陈水扁。
  陈文茜:他绝不能让他的敌人送出去当选。
胡忠信:对,其实那时候,李登辉跟连战在2000年的“大选”的末期,到公元2000年初已经决裂,有两个系统,李登辉的治党系统甚至是透过我,……所以第二点是我跟赖国洲就是陈水扁跟李登辉之间的传话,实质上很多。陈文茜:就是派他女婿出来。  胡忠信:就是说李登辉他了解,他跟陈水扁之间的互动选前,就是赖国洲跟我。
  陈文茜:所以后来其实是陈水扁也仇拥了他的女婿,台湾电视台嘛。
  胡忠信:对,没错,台视董事长,一定要佣酬的,实际上这是一段内幕,赖国洲本来希望担任“文建会”主
委,那是我去跟陈水扁要的,但是陈水扁跟我说,“文建会”主委,(李隐择)要推荐,所以就给他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连(周五林)都没有了,所以才是台视董事长,所以最先双方是有默契的,就是为了拉住李扁的关系,用赖国洲的帮助,所以陈水扁知道政治作为一种仇拥的重要性,他充分利用了。
  陈文茜:当时是2002年,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已经长硬了,所以一拿到“调查局”“国安”单位给他的资料,说李登辉利用中华开发海外洗钱,他就跑到病床容总去,也不带随扈,就去威胁李登辉。就是当时他的心理过程你们自己分析起来,包括李登辉后来转述给你们听,怎么回事?
  胡忠信:这是一种政治人物的本能,威胁、利用。   陈文茜:威胁?
  胡忠信:威胁、利用,陈水扁就有一样,他利用不成,威胁叫他全家告这个官司,这是一样的,我觉得他最关心的就是拿“国安”的随扈人头来要挟他,因为李登辉已经跟陈水扁的互动已经决裂,“台联党”已经不稳,自主性出来了,而且我觉得这种来势,任何政治人物。
  陈文茜:陈水扁也想告诉他,我现在才是真正的王。
  胡忠信:Boss,我是老板。
  陈文茜:我才是真的老板。  胡忠信:对,我是老板,我是当家的,你要听我的,你卸任就要听我的,美国一样啊,小布什出来,卸任总统站在他后面,陈水扁就要当家,说我才是当家说了算。
  陈文茜:你别老觉得是你什么扶持了我,我是对你客气,你不要把它当回事。
  胡忠信:没错,所以刚才那段互动就是要教训我,也没那么简单,儿子也能教训老爸。
  陈文茜:何况我还不是你真正的儿子,你也不是我真正的父亲,最后忠信我们来谈一下,这个你自己判断李登辉这一次想要再起第三势力,能成吗?
  胡忠信:李登辉在去年的春节,也找过我谈,长谈喔,……李登辉是玩真的还是假的?我说玩真的,他要走第三势力,就是说他知道,你看台湾目前的民调。
  陈文茜:他除了女人党没加入过,什么党都加入过。
  胡忠信:对,李登辉永远不要忘了,李登辉是永远的主流派,李登辉永远抓住主流趋势,现在台湾60%的民众,《天下杂志》的“国力”调查,不认同民进党和国民党,2/3的人不认同政党,李登辉知道了,他当然找“红杉军”的市民这个指标意义嘛。
  陈文茜:可惜就是个人的政治信赖度恐怕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  胡忠信:美国政坛有这样一句话,政客为了共同的利益,往往可以上床睡觉,我觉得临时上床睡觉是不能持久的。
  陈文茜:李登辉上太多次床了。(编辑:英臻)

她这篇教导女人与衰老,皱纹,老人斑,松垮与水桶腰作殊死斗争的博文听起来掷地有声,或者用她自己的原话来形容更有恰当:“一个硬梆梆的存在。”

她淡然笑对排山倒海的诋毁和层出不穷的威胁,然而,她说:世间最可怕的,是社会对女性的成见。

而事实却是,除了芙蓉姐姐,我发现了更多有叛逆倾向的巨蟹女人。这些人包括,中国大陆第一位出版自己全裸写真集的艺人汤加丽,被称作“波霸”的香港情色明星叶子楣,未婚先孕的台湾才女张艾嘉。

曾担任民进党前文宣部主任,后因理念不和而与该党分道扬镳。2001年当选台湾第五届“立法委员”,在重大政治问题上参与亲民党“立法院党团”的运作。自1998年起先后在台湾多家电视台担任节目主持人。

恰好正在读台湾才女陈文茜的一本书《乱世佳人》。插页里陈文茜的照片,五官没有胡紫微那般精致,腰线更已经荡然无存。如果陈胡两人PK摇曳生姿,胡紫微必定胜出得毫无悬念。

她是陈文茜。

汤加丽的突破自不必说,叶子楣是较早一批功成名就的脱星,而年近50的张艾嘉,在20年前就勇于作未婚妈妈,自然是会被大家记住的。这些事在今天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,关键是她们或多或少都吃了螃蟹,就显得有些叛逆。

现为商业周刊时评专栏作家的陈文茜横跨台湾政治、商业与媒体界,是颇具影响力的风云人物。在政界人脉深厚,常有独家资料披露;她对两岸关系、台湾政局与台海局势、国际问题,特别是中美关系有敏锐的观察力和独到的见解。

可是,陈文茜无论是气质上和文字上的摇曳生姿,却是胡紫微不能望其项背的。

图片 1

叛逆这个词似乎不够准确,因为这只是别人的感受,她们自己并没那么剑拔弩张,一切都行云流水。这里有个比较的问题。按说火象的人是最具备叛逆气质的,狮子女就像开屏的孔雀,叛逆肯定是为了引人注目,白羊更不必说;土象女人要经济实惠一些,若有叛逆之举,定然是有实际的好处,当然田震在舞台上摔麦克只是金牛女人偶尔发一下牛脾气;风向的叛逆就比较随心所欲,你不太好分析原因,因为常常是,你兢兢业业分析了一通,她会很奇怪,怎么这么傻呀?这还需要原因吗?瞧把你累的?而水象女人的思维方式是指向内心的,绝少考虑外界的感受。这其中巨蟹和双鱼表现得明显一些,比如你身边可能就有一个每天连走路都飘忽如梦的双鱼女人。天蝎女内心的指向更深远,所以她们看起来也更神秘一些。

为什么你忘了爱自己

陈文茜一句“历史总是水流残月”,便胜却胡紫微无数。

1958年,陈文茜出生于台湾宜兰的富甲一方的名门望族。幼年时父母离异,她从小被被寄养在外婆家。

汤加丽做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一件事,也仅此一件事而已,她不接二连三地做别的以维护话题中心的地位,说明她不是想炒名利,只是关注这件事本身,为人体艺术抑或自恋。叶子楣退出娱乐圈之后,马上就成了邻家主妇,不修边幅地逛街。银幕上的情色诱惑,对她来说不过只是一项工作而已,脱地自然,也退地干净。张艾嘉当年怀孕之后觉得这一切顺理成章,因为孩子的父亲是她决定要嫁的人,不需要做思想斗争。巨蟹女人就是这样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在别人惊异的目光中制造着传奇。

陈文茜

海峡两岸的女人,尤其是知性才情女人,总有一种泾渭分明的区别。

她像一株生命力旺盛的野花,早早表现出桀骜不驯的一面。

在九大行星中,巨蟹受月亮的影响最大,月亮的阴晴圆缺让巨蟹女人情绪多变。由于复杂情绪的日积月累,她们都成了摆弄情绪的行家,成了出色的演员,最终成了社交高手。众多顶尖艺术大师的情人——法国女作家乔治•桑就是这样一个巨蟹女人的传奇

安妮走了,

经历过多少政治炼狱的中国大陆女人,早已炼就了一身铮铮铁骨。从谈吐的口吻,,眉眼顾盼,举手投足,到遣词用句,都透着一股咄咄逼人之气。

上幼儿园时,年仅五六岁的陈文茜发现,迟到的小朋友要罚站一个小时,但缺课一天却并不会怎么样。于是,如果上学迟到了,她就干脆不去幼儿园,在外面晃荡一天,到放学的时间再回家。直到有一次舅舅去学校接她,才发现她根本没有上学。

还有谁的眼睛,

同样经历了白色恐怖的台湾女人,或许得益于日据时代和民国范儿残存的影响,兀自将悲情修成内敛,把温婉融入骨髓。

上中学时,“朋克”文化刚刚兴起。凶悍的教官将其自然卷的头发判为“发型不合格”。她干脆烫了一个爆炸头,染了7个颜色。“不能让教官的话说得没有根据。”

可与朝阳媲美?

胡紫微推崇芙蓉姐姐的S型腰线,其境界依然停留在女人肉身的摇曳生姿的层次,在乎的是男人的肾上腺激素。

当时,外婆给了她很大的空间,她不想上学时,外婆帮她写请假单;作业没写完时,外婆动员全家人帮她写;每天晚上她看电视看到结束,让家人一度很忧心,但外婆却说“不要告诉她妈妈,小孩子长大了就会知道读书的重要。”她没有让外婆失望,一举考上了台湾最知名的高等学府——台湾大学。

——[加拿大]莱昂纳德·科恩

陈文茜可以没有腰线,没有挺拔,只需懒慵地靠在钢琴边一坐,眉眼盈盈处,款款风情不经意间就流泻出来。

从那个时候开始,陈文茜逐渐走上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。

图片 2

用一位朋友的话说:“没有腰线的女人,也可以扬手是春,放手是秋。”

当时台湾女生都是长发飘飘、弱质芊芊,选择考诗情画意的中文系或者外文系。女生就一定要这样么?陈文茜选择了法律系,这也是当时台大最难考的科系。

每个人在爱面前皆俯首称臣,尤其女人。无论老少美丑瘦胖高矮,都忍不住渴望人生至少拥有一段爱情的神话,深深恋慕,无可撼动。

在摇曳生姿的胡紫微与腰圆剩脂的陈文茜之间,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。

读法律让她深刻认识到了男性和女性的不平等。那时,台湾的法律规定,女性结婚后,以夫之姓为姓,以夫之居所为居所……完全丧失独立性,唯一的好处就是丈夫死后可以分财产。

“爱是一切”,男子约翰·丹佛(John
Denver)如此歌唱着。但男人的歌毕竟与他们真实的爱情态度差异极大,当这些歌词“如果爱”“爱是一切”渗入一名女子耳朵里,“爱”真的成了她的一切。无尽地爱着、没有保留地爱着。据说女人的前身,本是高温的熔岩,所以此生只能不断燃烧自己,爱尽一切。

陈文茜后来说,读法律唯一的好处就是让她坚定了不结婚的念头。

图片 3

毕业后,她在知名律师事务所工作了两年。她很快就发现,尽管当律师声望好,收入高,但并不适合自己。那时,她代表英国船公司,对面坐着遭遇海难的船员家属。作为律师,她必须义正辞严地跟他们说:“根据你丈夫与船公司签署的合同,我们是不需要全额赔偿的。”但心里却在咆哮,这是什么鬼合同?

可惜就是忘了爱自己!

律师维护的是当事人的利益,却不一定是社会的正义。

“自己”是什么?自己是一种低音,在你的生命中盘旋;而你爱的男人,往往以高音的旋律出现,他盘踞了你多数时刻的耳朵,使你忘记了属于自我的生命低音。逐渐、逐渐地……低音断了弦。等有那么一天,钟爱的人离去了,或者“背叛”了,那根断了许久的低音弦早已硬化。霎时间,你接不起来那根断弦,当然更拉不出曲调。没有了高音,低音早已消失,你的人生瞬间坠入可怕的寂静,孤独以四面八方无所逃避的方式涌向你。如此败北,如此迷失,一步路也跨不出去,你觉得失去一切。

她立即改行,去了媒体,希望为正义发声。

悲哀的是,女人往往此刻更盲目,更需要爱情,甚至饥不择食,只盼着在千万人中寻觅一个牵起你的手的身影。

相关文章

Your Comments

近期评论

    功能


    网站地图xml地图